冥玖玖

吐槽一下

轰出这对cp总是莫名起码让我想起那个游戏来着








森林冰火人_(°ω°」∠)_

发个设定,端午节再写XD


地缚灵,由于生前执念过深被迫困在凹凸大学校园中。与大三生格瑞曾是发小,从小很仰慕格瑞。在准备表明心意那天意外死亡。丧失了部分作为人类的记忆,每当尝试想起丧失的记忆时,里人格黑金就会出现。目前正在和格瑞一起尝试找回那段记忆。因为执念过强会影响一些不好事情的发生,本人毫不知情。
黑金
金的里人格,原本昨为金的双生子诞生,却因为身体衰竭的缘故被秋强行用未完成的实验转移到了金的灵魂上。金控,超级宠金。
格瑞
金的发小兼挚友,记事起就在孤儿院长大,七八岁时被秋收留,作为金小时的玩伴兼保姆与金一起生活。因为起的原因认识了凹凸大学的首脑之一的丹尼尔,拜他为导师。意外得知父母还在人世,发疯学习跳级考入凹凸大学,暗恋金,却因为自己的身份和性格无法说出口。金死后休学了大概两个月回到学校了后见到了地缚灵,目前与金同居中。


还有一些人设还在思考,不知道这种设定有没有人喜欢呢……冏rz

我根本不会画画(´⌒`。)

私心给雷德的便当

●每次看雷德官设都想搞大事情
●其实本来想写雷德造反成功结果因为懒放弃了(∑喂你
●雷德→祖玛→嘉德罗斯设定
●有少许自虐以及私设
●严重ooc,顺便不喜者请别ky谢谢

  落地窗框被夕阳染成耀眼的金色,看似柔和的光线透过薄纱帘在地板上荡漾出一片海洋。纵使如此温暖的场景却也无法让自己放松下来,坐在暖色调的沙发上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掌心发起了呆。身体里控制情绪的零件仿佛已经支离破碎,仅剩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般的混乱的心脏。茫然的对着温暖的阳光合拢手掌得到的却是虚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无法得到。瞳仁骤然收缩双手捂住脸疯狂尖叫,嚎哭。
【我追求的是什么,我为什么被创造出来】
  没有丝毫抑制情绪的崩溃终使什么突然荡然无存,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上一秒充斥着尖叫的房间下一秒却安静了下来,双手死死掐紧脖颈不容忍一丝声响从近乎被自己毁坏的喉咙中吐露出来。脖颈处的痛觉被因窒息而缺氧的大脑放大到全身不自觉痉挛起来,越来越感到无法呼吸以及死亡的降临,双手下意识地渐渐松开,重新获得氧气的肺部带动胸腔剧烈起伏,剧烈的咳嗽带出的呕吐物因仍处于缺氧状态引起的呼吸困难而哽在食道,胃酸的腐蚀性使得阵阵灼烧感再一次刺激大脑。生理性带出的泪水蓄在眼眶中继而大颗大颗滚落,在地板上砸出迸溅开来的水花。紊乱的呼吸终于找到了一丝规律,哇的一下呕吐了出来,透过被泪水浸湿的模糊视线却只看到一片猩红,令人作呕的铁锈味在口腔中弥漫又久久不散。无力地栽下沙发,额前红发被黏腻的冷汗浸贴在额头上遮住了视线,抬起手却又无力地放下。良久房间只能听到呜咽声和嘶哑的低沉的一句哀鸣“就凭现在的我,能做到什么啊……”
【Appearances can be deceiving. But most of the time, what you see is whatyou get.】
  当他从漆黑的世界中醒来后,从有着厚厚玻璃的培养皿中苏醒后,从全身遍布针孔输送管后。那个自称作为我父亲的研究员让我牢记这句话。我记住了,我用眼罩遮住了可以看见事实的双眼,尝试着用所谓的心去感受一切。却始终忘记了一个现实,就连自己这颗心脏也不是自己的东西,自己的存在是被设计出来,自己走在了别人铺好的道路上。日益无法忍受的自己逃出了那个实验大楼,逃离那颗星球。在那所谓的凹凸大赛里遇到了那个人,与自己不同,他耀眼,他放浪无拘,他随心所欲,是自己所苦苦追求的,那种自由。顽强的违抗着一遍一遍回响在脑中的编程命令,自己成为了他的跟班,他的下属。模仿着他的一举一动,也将自己的心事埋藏在心底,甚至对于祖玛喜欢他的事实也可以毫不在意,但只有自己知道,这样的情形维持不了多久,私自逃出的改造人迟早有一天会不得不回到牢笼中,只是自己希望,那一天可以来的晚一些,再晚一些。
【雷德,你想干什么。】
  看着心爱的她下意识挡在他身前的样子心仿佛已经支离破碎。是啊,这不是早就清楚的事情吗,嘴角无力扯起一丝笑容挂在脸上,藏在身后的右手手心已经被修剪圆润的指甲抠开,血肉模糊,庆幸自己穿的是黑色衣服使得腹部伤口的渗血不是格外明显,然而稍微一发力牵动伤口还是会感到钻心的疼痛。咬紧牙关强忍着抵抗了几招后脚下一个踉跄栽倒在地,苦笑着看着即将落下的金箍棒仿佛释怀了般的突然扬起笑容,这恐怕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吧,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朦胧间好像看见有人朝自己狂奔过来,也许是幻觉吧,不过终于可以自由了,真好。
【Youwere the lightest thing that ever came into my life.】
你曾是我生命中最耀眼的光芒,我追随你,不知何时却被燃烧殆尽,仅剩一地灰烬。

私心存个梗占个tag。

瑞金小段子。(ooc)
黑化金
粘稠的鲜血从明黄色的箭头上滴落,在地面绽放出了一朵暗色的花。往日剔透澄澈的蓝瞳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死寂的漆黑。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银发少年捂着还在向外渗血的腹部嘶吼着,发带不知何时悄然断裂,头帘垂下遮住他的神情,只能看见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浑身颤抖。
“姐姐曾是我的信仰,姐姐会满足我的一切任性的要求,并且每当我遇到危险时都会保护我。”
“姐姐不会食言的这个想法在我的脑海中深深扎根发芽,不知何时便占据了我的全部意识。而姐姐却没有回来。”
“她食言了。”
“所以为了惩罚不守信用的姐姐,我罚她永远只能留在我身边,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少年歪头浅笑,如出一辙的微笑却终究失去了些什么,多了血腥与绝望。
“格瑞,让我们一起玩吧。”
“只不过是一场生死游戏。”

第一次用水彩_(:з」∠)_感觉涂的有点脏脏的

【那年那兔催泪弹】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催泪合集 UP主: 祚挂东南枝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49977


初三的下午,化学是一个好科目。

做题做到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