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色入青山

记个脑洞

多重人格病患虚伪和医生老白。
主次没想好,但感觉伪酱应该属于里人格。
管管和瓜瓜是老白的医生同事。
大概是双向暗恋向。
甜虐没定。
大概就是当老白终于醒悟这两个人格都是虚伪这个人的一部分时,那位总是眉目带笑眼底尽是柔情的先生已经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如今在他眼中他大概只是一个陌路人罢了,他不会再亲切的喊他的绰号,也不会再有人在自己桌前的花瓶中插入几枝白色风信子了。

这种感觉……?

红色喜欢,蓝色天雷,绿色可接受。
未成年性行为是我最雷的,我觉得这种都属于违法行为范畴了。

了解一下,群里神仙很多。

海鲜君♪:

是第五人格语c群宣!请来玩!!!刚刚清了人所以有很多空皮!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噢!
请小白、小号、皮上过度cp绕道——

[杰佣]地狱来信

#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什么

#最近没有脑洞

#私设如山

#有轻微角色死亡描写

亲爱的老板:

 谨此先对许久不见的各位老朋友表示深深的思念,你们的面容举止仍深深印刻在我心头,一切的一切都如此令人怀念。您可能已经在跳脚怒斥我了吧,哈哈。毕竟也许您对我的回归并不感到高兴欣喜,可我已经做好完全准备了。

 也许你们会疑惑,这段时间我为何会消失,消失去了哪里,这些问题完全可以告诉你么。我参加了一个“猫与鼠”的游戏,虽然本名不是这个,但我非常喜欢这样称呼它。

 那可真是个有趣的游戏,我甚至玩到热血沸腾,不用压抑自己的天性可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哦对了,合适的工具也非常棒,刺入血肉的触感非常令人沉沦。

虽然感觉很令人难以启齿,不过在众多玩具中我总算找到了最中意的那一个,很遗憾,我也以为自己最中意的玩具会是位美丽娇弱的女性,可惜。他是个雇佣兵,没错,就是那种收了钱就去卖命,将自己的性命拴在裤腰带上的佣兵。

 他不是庄园游戏里最强壮的,也不是最有优势的,甚至因为身体精神上的原因对于达成条件来讲还很弱势。可他就像天际的星星一样,不是最耀眼的,却也少不了光彩。多亏他在,好多次大开杀戒的机会都被破坏掉。窝火的同时我发现他越来越令我着迷,哦老天,雾都绅士居然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兴趣,这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他的面部表情很少,愿意用自己的兜帽将面庞遮掩,其实他的长相相当合人胃口(对于我而言)但是遮遮掩掩看来真是挑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征服欲。

现在看起来才发现大部分的篇幅似乎都扯到了我的小佣兵,要例举他的好,怕是三天三夜都叙说不明白。

关于这封信,为什么我选择回归的原因。我相信您已经听厌我对小佣兵的描述了,但是不得不说,我回归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我猜你一点想问后来呢?后来,人们发现了这个游戏的欺骗性,也随之找到了主办方的弱点。曾经的屠杀者成了被讨伐的对象,弱小的“老鼠”们一起咬死了猫。真的很令人不可置信,原来连威胁都构不成的存在如今竟将你的同事一一制裁。

 (下面一段字迹有些模糊,信纸似乎被血液侵染微微发皱,纸面泛着铁锈味。)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即便对方是一个杀人犯,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我也没给他佣金去让他做这样替人挡刀的事,可为什么他飞扑过来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我不懂。

 经历过长时间飘荡游历后的我如今能说出自己失去了什么,可惜,这颗美丽的禁果只容许罪大恶极的罪犯浅尝了一口,就被残忍夺走了。

 伦敦的雾气一如既往,似薄纱一般掩盖所以造访者。

 我的朋友,祝你安好。

开膛手杰克

[杰佣]阔别已久

#私设如山。

#架空的脑洞。

#人设归他们,ooc都是我的。

#可能会有后续。

 人们因为一时的猜疑而引起的恐惧,往往会由于忧虑而无形增长,先不过是害怕可能发生的祸害,跟着就会苦苦谋求防止的对策。              ——莎士比亚

 奈布是十几岁的时候被带出那个孤儿院的,彼时他还是个小少年,由于孤儿院糟糕的伙食和并不充足的睡眠使得他瘦削极了。领走他的是一个自称父母朋友的高挑男子,他戴着惨白的面具,着一身黑色风衣。

 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他也知道这个男人只是谎 称认识父母来接近自己。不过不知为何,他既不想揭穿这个蹩脚的谎话,也不想疏远这个男人。

 “小奈布,感觉如何?”

 男人好听的嗓音在马车里响起,奈布一惊抬首眼里满是迷茫。这反应逗笑了男人,也就是杰克。杰克抬手揉搓着奈布的发顶轻笑了起来,他僵着身子任了人做这亲密动作。似乎是感觉到了奈布的不熟悉,杰克收回了手抑了笑声托着下颚挺直了身板。

“我们现在在去往住处,奈布。你不必担心,一切的一切我都会替你完成。你只要记住,你是我的。”

 奈布听着杰克嗓音中的严肃噤了声,他不想也不愿去深究这个他的是什么意味,他只愿杰克是缺一个朋友的角色需要自己挺身而出。马车的踢踏声缓缓停下,他拂起小窗绸帘略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他听见杰克和大门前的老人相谈甚欢,他看见老人毕恭毕敬躬身示意车夫进入这个看起来很是豪华的宅邸。

 说真的,上帝。他有些害怕了,他听说过那种专门领养小男孩以供自己玩乐的老变态的事迹,他现在有些担心自己的下场。

  杰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是与大门守卫闲扯了几句他的小奈布就用这种警惕的眼神打量自己,这着实有些令人哭笑不得。他其实撒了慌,但又讲出了实话。的确他认识奈布。当时他租的房子恰巧是奈布家隔壁,那时奈布五岁。

 傍晚的天气适宜出去走走,因为保不准会遇到什么好事。

 杰克一开始是相信这句话的。但是谁能解释一下他腿边这个眼中蓄满泪水哭得鼻头发红的小孩子是怎么回事。无奈下他只能单膝跪地揽了这个小男孩入怀,抬首勉强算得上温柔的拍拍他的后背。

 说实话他以前一直以为小男孩身上会有那种运动过后留下的汗臭味,但是这个小男孩身上却还是有股莫名挺好闻的奶香。杰克摇摇头驱走这个莫名其妙的感觉,他竭力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下来询问小孩。

 “嗨,小朋友。你为什么哭得这么厉害,是找不到父母了吗?”

 许是被说中了有些窘迫,小孩子搂着他脖颈断断续续诉说经过。要知道,从一个哭到打嗝的孩子口中总结出一点消息有多难为人——!

 他索性右手垫在奈布的屁股上左手扶着他的后背将他抱起,在人小小的额头上蜻蜓点水一吻。

 “小奈布,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找到父母的。”

 当他千辛万苦找到自己的仿佛远在天边的邻居家时,奈布已经在他怀里睡熟了。小孩子毫无防备的信任让他措手不及,连将他递向他母亲时的动作也轻柔了许多,待到他稀里糊涂回了家倚在桌上发出一声长叹,抬手挠挠头发觉自己怕不是喜欢上了个小孩子。

 与奈布一家为邻的记忆着实令人不经意间唇角上扬,可再以后的故事就很显而易见,他当时因为一些事情离开了那里,而当自己回来时被告知这家男女主人去世,孩子被送到了孤儿院。等到他赶往孤儿院的时候被告知奈布由于经历了创伤可能有些失忆,而奈布果然也不记得自己了,他长大了,却意外的瘦小。曾经澄澈的眼瞳如今仅剩下戒备与淡漠,不过没什么关系。

 他大概只是想将他错过的那段日子补偿上。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脑洞很多但是表达能力看来还是非常欠缺——!不确定会不会有后续,不过我倒是很想开车(...

#本文一些设定其实出自背景,奈布是尼泊尔国人,所以私设父母都是雇佣兵。至于杰克,之后再说。

自家崽崽亚罗加(……)
虽然并不好看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x
我还是好想吐槽自己迷之配色好丑呜呜呜。

画了个辰砂……他太好了我画不出他千万分之一的好!!!!
-辰砂眼睛里有磷叶石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