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色入青山

[杰佣]阔别已久

#私设如山。

#架空的脑洞。

#人设归他们,ooc都是我的。

#可能会有后续。

 人们因为一时的猜疑而引起的恐惧,往往会由于忧虑而无形增长,先不过是害怕可能发生的祸害,跟着就会苦苦谋求防止的对策。              ——莎士比亚

 奈布是十几岁的时候被带出那个孤儿院的,彼时他还是个小少年,由于孤儿院糟糕的伙食和并不充足的睡眠使得他瘦削极了。领走他的是一个自称父母朋友的高挑男子,他戴着惨白的面具,着一身黑色风衣。

 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怎么去世的,他也知道这个男人只是谎 称认识父母来接近自己。不过不知为何,他既不想揭穿这个蹩脚的谎话,也不想疏远这个男人。

 “小奈布,感觉如何?”

 男人好听的嗓音在马车里响起,奈布一惊抬首眼里满是迷茫。这反应逗笑了男人,也就是杰克。杰克抬手揉搓着奈布的发顶轻笑了起来,他僵着身子任了人做这亲密动作。似乎是感觉到了奈布的不熟悉,杰克收回了手抑了笑声托着下颚挺直了身板。

“我们现在在去往住处,奈布。你不必担心,一切的一切我都会替你完成。你只要记住,你是我的。”

 奈布听着杰克嗓音中的严肃噤了声,他不想也不愿去深究这个他的是什么意味,他只愿杰克是缺一个朋友的角色需要自己挺身而出。马车的踢踏声缓缓停下,他拂起小窗绸帘略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他听见杰克和大门前的老人相谈甚欢,他看见老人毕恭毕敬躬身示意车夫进入这个看起来很是豪华的宅邸。

 说真的,上帝。他有些害怕了,他听说过那种专门领养小男孩以供自己玩乐的老变态的事迹,他现在有些担心自己的下场。

  杰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是与大门守卫闲扯了几句他的小奈布就用这种警惕的眼神打量自己,这着实有些令人哭笑不得。他其实撒了慌,但又讲出了实话。的确他认识奈布。当时他租的房子恰巧是奈布家隔壁,那时奈布五岁。

 傍晚的天气适宜出去走走,因为保不准会遇到什么好事。

 杰克一开始是相信这句话的。但是谁能解释一下他腿边这个眼中蓄满泪水哭得鼻头发红的小孩子是怎么回事。无奈下他只能单膝跪地揽了这个小男孩入怀,抬首勉强算得上温柔的拍拍他的后背。

 说实话他以前一直以为小男孩身上会有那种运动过后留下的汗臭味,但是这个小男孩身上却还是有股莫名挺好闻的奶香。杰克摇摇头驱走这个莫名其妙的感觉,他竭力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下来询问小孩。

 “嗨,小朋友。你为什么哭得这么厉害,是找不到父母了吗?”

 许是被说中了有些窘迫,小孩子搂着他脖颈断断续续诉说经过。要知道,从一个哭到打嗝的孩子口中总结出一点消息有多难为人——!

 他索性右手垫在奈布的屁股上左手扶着他的后背将他抱起,在人小小的额头上蜻蜓点水一吻。

 “小奈布,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找到父母的。”

 当他千辛万苦找到自己的仿佛远在天边的邻居家时,奈布已经在他怀里睡熟了。小孩子毫无防备的信任让他措手不及,连将他递向他母亲时的动作也轻柔了许多,待到他稀里糊涂回了家倚在桌上发出一声长叹,抬手挠挠头发觉自己怕不是喜欢上了个小孩子。

 与奈布一家为邻的记忆着实令人不经意间唇角上扬,可再以后的故事就很显而易见,他当时因为一些事情离开了那里,而当自己回来时被告知这家男女主人去世,孩子被送到了孤儿院。等到他赶往孤儿院的时候被告知奈布由于经历了创伤可能有些失忆,而奈布果然也不记得自己了,他长大了,却意外的瘦小。曾经澄澈的眼瞳如今仅剩下戒备与淡漠,不过没什么关系。

 他大概只是想将他错过的那段日子补偿上。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脑洞很多但是表达能力看来还是非常欠缺——!不确定会不会有后续,不过我倒是很想开车(...

#本文一些设定其实出自背景,奈布是尼泊尔国人,所以私设父母都是雇佣兵。至于杰克,之后再说。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