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色入青山

[杰佣]地狱来信

#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什么

#最近没有脑洞

#私设如山

#有轻微角色死亡描写

亲爱的老板:

 谨此先对许久不见的各位老朋友表示深深的思念,你们的面容举止仍深深印刻在我心头,一切的一切都如此令人怀念。您可能已经在跳脚怒斥我了吧,哈哈。毕竟也许您对我的回归并不感到高兴欣喜,可我已经做好完全准备了。

 也许你们会疑惑,这段时间我为何会消失,消失去了哪里,这些问题完全可以告诉你么。我参加了一个“猫与鼠”的游戏,虽然本名不是这个,但我非常喜欢这样称呼它。

 那可真是个有趣的游戏,我甚至玩到热血沸腾,不用压抑自己的天性可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哦对了,合适的工具也非常棒,刺入血肉的触感非常令人沉沦。

虽然感觉很令人难以启齿,不过在众多玩具中我总算找到了最中意的那一个,很遗憾,我也以为自己最中意的玩具会是位美丽娇弱的女性,可惜。他是个雇佣兵,没错,就是那种收了钱就去卖命,将自己的性命拴在裤腰带上的佣兵。

 他不是庄园游戏里最强壮的,也不是最有优势的,甚至因为身体精神上的原因对于达成条件来讲还很弱势。可他就像天际的星星一样,不是最耀眼的,却也少不了光彩。多亏他在,好多次大开杀戒的机会都被破坏掉。窝火的同时我发现他越来越令我着迷,哦老天,雾都绅士居然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兴趣,这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他的面部表情很少,愿意用自己的兜帽将面庞遮掩,其实他的长相相当合人胃口(对于我而言)但是遮遮掩掩看来真是挑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征服欲。

现在看起来才发现大部分的篇幅似乎都扯到了我的小佣兵,要例举他的好,怕是三天三夜都叙说不明白。

关于这封信,为什么我选择回归的原因。我相信您已经听厌我对小佣兵的描述了,但是不得不说,我回归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我猜你一点想问后来呢?后来,人们发现了这个游戏的欺骗性,也随之找到了主办方的弱点。曾经的屠杀者成了被讨伐的对象,弱小的“老鼠”们一起咬死了猫。真的很令人不可置信,原来连威胁都构不成的存在如今竟将你的同事一一制裁。

 (下面一段字迹有些模糊,信纸似乎被血液侵染微微发皱,纸面泛着铁锈味。)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即便对方是一个杀人犯,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我也没给他佣金去让他做这样替人挡刀的事,可为什么他飞扑过来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我不懂。

 经历过长时间飘荡游历后的我如今能说出自己失去了什么,可惜,这颗美丽的禁果只容许罪大恶极的罪犯浅尝了一口,就被残忍夺走了。

 伦敦的雾气一如既往,似薄纱一般掩盖所以造访者。

 我的朋友,祝你安好。

开膛手杰克

评论(1)

热度(28)